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人半尸的吸精鬼
人半尸的吸精鬼

人半尸的吸精鬼

第一章自从妈妈利而用自己的能力去徵服那些政商要员及僱庸兵集团,现在的妈妈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幕后的真正统治者,各个国家都会在暗地里精挑细选血食和男宠送到这位於郊区占地近乎千亩的别墅内,供妈妈享用玩乐!之后就有其他的不死人、吸血鬼、吸精鬼等组成特种僱佣兵集团取代妈妈今天妈妈光着身子站在窗台前打着电话。

清晨得阳光照耀她的身上,还带着淋浴后的水珠,妈妈就像是古典传说中的女妖一样。

妈妈从椅子上拿起浴巾随便的擦了几下,,妈妈很早就起了床,这里的人没有早起的习惯,所以佣人们都还在睡觉,妈妈穿着浴袍一个人走在清晨的花园,饲养的鸟在笼子里蹦蹦跳跳着歌唱着。

妈妈舒适的伸了个懒腰,看着不是太强烈的阳光洒在花园里,盛开的鲜花上还挂着露珠。

妈妈穿上一金属色包臀连衣短裙,还有根据妈妈腿型特制的黑色及膝长靴紧紧贴合着妈妈的美腿,完美的将妈妈的腿型勾勒了出来,一对长至下颚的长发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我把妈妈抱起来,放在桌子上,发狂的亲吻着妈妈的面颊和脖子,妈妈抱着我的头,把我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脯上,」妈妈也害怕以后不能与你一起「然后我把头埋进了妈妈的下身。

我伸出舌头舔着妈妈肥嫩的两片阴唇,刺激着妈妈的敏感的下身,妈妈不禁颤抖了起来,阴道变得潮湿,亮晶晶的圣水渗出来了……」妈妈的脸蛋红的象玫瑰花一样,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

妈妈挑逗的望着我,「现在,那么还有晚上……」我把妈妈放在桌子上,两腿搭到地面,自己採用站立的姿势把阳具插入蜜穴抽插着「哦,慢点,啊……」妈妈有些痛苦的摇晃着脑袋,我则狠狠的按住了她的两只手,鼻子还在妈妈的脖子使劲的嗅着。

「啊……,您,您太粗暴了。」「叫吧,妈妈我保证让您感到前处未有的快感!我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妈妈的臀部在桌子边缘磨蹭着,泛着红印。

我用鼻子隔着衣服拱着妈妈的乳房,妈妈又闭上了眼睛,陶醉的呻吟声在地下室里回荡着。

妈妈大声尖叫,她的身体变得紧张起来。

她感觉在她的蜜穴有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抽搐。

她以前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

在她的身体里产生一次愉悦的高潮,但这不是来自她的阴户,而是……来自她的心灵深处。

妈妈舒爽的大声的尖叫。

「哦,天啊,儿子,我要……哦……对……我要来了……」妈妈大声尖叫,她的身体变得紧张起来。

她感觉在她的阴道里有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抽搐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我的阳具包裹了起来,体内积聚的精华无助的躁动着!一种想射而又无法射出的强烈快感不停的折磨着自己。

我知道这是妈妈要吸食奴隶的前兆!我把握机会滚烫的精华卜卜狂喷而出,身后幽光闪现,尾闾部似乎出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神龙,之后我不由自主地浑身僵直。

一缕缕白的雾气顺着我的脸被妈妈的蜜穴吸食,刺激着妈妈内心深处最为原始的欲望!「啊……!舒服啊……!」妈妈一脸陶醉但是完事后张开眼睛时,一脸内疚看着我「哎哟…你…你…」妈妈不信自己的儿子竟然故意贡献自己的精华妈妈你现在是安吉拉,奇奥成了世上男人的焦点,没有那个男人不想和你睡觉,不想把你压在身下,听着你大汗淋漓的娇喘,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混合着爱液的香水味……我全部做到了妈妈一手完成爪状的芊芊玉手分别死死地将我的脑袋捏着身体颤抖着,那是以往情人们口舌服务乃至於享受她们蜜穴时候都没有过的极致快感,我双眼迷离间看见妈妈踩指甲萦绕着血红色的雾气,就是那一缕缕的雾气伴随着妈妈的蜜穴进入了我的身体里,带来的极致舒爽让我到达了天堂!「是不是很爽啊?这是妈妈的一滴圣水啊——!妈妈刚刚吸乾了你的精华变得更拥有更强的超能力,现在把你改造成不死不灭的伴侣,这样地下室外面埋伏的不死人杀手不会是我们母子的对手——!」之后妈妈凭着敏捷的身手逐一把他们吸食;妈妈的蜜穴更是徵服了无数的男人!「贱货——!你有幸被本夫人吸食,我会让你在极端的兴奋中被我吸乾的——!!」不同于其他女人,已经化身为吸精鬼的妈妈蜜穴更加的紧致与粉嫩吸食了我的精华后妈妈显得更加风情万种,妖魅的俏脸上泛起一抹撩人的潮红,五观亦出现变成变得完全符合黄金比例而更加精緻.现在妈妈拥有完全符合黄金比例的五观、符合人体美学的身体线条、188cm的身高,肤肌晶莹剔透在探射灯照射身体仿如磨纱玻璃、肤色白滑如羊脂白玉、肌肤比初生的婴儿皮肤还幼细、一般人20倍的复原能力、比以前强2倍的超能力而我获到2倍的超能力、明显的肌肉线条、一般人20的力气与速度、关节比瑜珈运动员更灵活、184cm的身高、而且徒手极限健身更加是轻而易举、还有一般人20抗击打能力,不过在更加强大的妈妈面前,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之后妈妈主动向我求婚「我现在身份是安吉拉奇奥,你现在你身份是胡安;可以名正言顺的结婚」结婚当天盛大的婚礼已近尾声,我走到穿着定制白色婚纱的妈妈面前,精心打扮的俏脸更显精致,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的妈妈一把将我抱着,本就身材高挑的妈妈脚踩高跟鞋更是比当时的我还要高不少,轻柔的用脸蹭着我的脸,婚纱内是一件充满了情趣诱惑的白色连体丝袜,凹凸有致的妖娆娇躯在连体白色丝袜的遮掩下若隐若现间看得我目眩神迷,充满了少女感的白色丝袜包裹在妈妈修长笔直匀称的美腿上竟然泛着性感魅惑的光泽!妈妈将脚下那双白色高跟鞋踢开,正式开始我们这对「母子夫妻」的婚姻生活了。

第二章自从妈妈成为不死系世界的女皇之后,就不断有吸精鬼猎人邀请妈妈制订不死系世界的秩序世界马上就会成为我们母子的天下。

这只是个开始。

好的,亲爱的。

「妈妈愉快的看着我,两个月期,被改造人队绑架和蹂躏的不愉快的经验已经被抛到了脑后,下个月,妈妈就会以不死系世界女皇的名义出席地下世界的派对,在那里,吸精鬼猎人领袖将会和妈妈会面。

「妈妈忽然想起,晚上参加派对,派对举行的俱乐部。

「我用红色的广告笔在包着放水膜的地图上划了一个圈,」这,原来是特种僱佣兵的一个补给点,10年前就关闭了,但是还是驻守有大约6-8个士兵看守直升飞机场。

「我熟练地在地图上用不同的符号标出各个建筑物的位置和关系。

「从门岗到派对会场有500米,两个岗哨,墙上有带电的铁丝网,士兵3个小时换一班岗。

俱乐部有急症室只对急诊病人开放,而普通市民不能进入。」「从俱乐部到补给点有多远?」「开车15分钟。

要经过一条高速公路和4个红绿灯,俱乐部的对面是百货大楼,是周围半径1000米之内唯一的制高点。」「你刚才说特种僱佣兵的补给点有一个直升飞机场?里面有飞机吗?」妈妈看了我一眼,确定我不是开玩笑之后,她的眼光回到了地图上。

「有2架轻型直升机,一架军用运输直升机。」「这是个圈套。」地祉发布页不过我们还是要赴会。

首先,我们要1辆能够经过军事改装发射武器的超级跑车和一辆救护车,我找来1辆lambo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阵阵凉风从海岸线吹过高高耸立的旗桿,二等兵一丝不苟地站在自己地岗位上,他是一名第二摩托化步兵师警备队的士兵,他所属的连队按照章程守卫贝尔加莫陆军第一医院。

这天晚上切而瓦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他得了很重的感冒,虽然脑子还很清醒,但是他的鼻腔塞住了,从前天开始,他说起话来就带着很重的鼻音。

切而瓦是个撒丁岛人,和他的老乡一样,他是个硬汉子,他没有请假,而是认真的站好他的岗位。

谁呀?是谁在说话?一个人影从林荫道的黑暗角落朝着大门的方向走着,一边走一边打着手机,似乎是求医的。

这个冒失鬼,已经过了时间了,得让他回去。

「可是你看看这里?他们没有告诉我医院在9点前就关闭的。」来访者有些不耐烦了,我改用英语说道,我递给二等兵一张明信片,就在他要接过来的时候,一辆呼啸而来的救护车干扰了他的视线,他用左手扶住步枪,一边去拿明信片,一边抬头看看救护车。

切而瓦的手拿了个空,明信片没有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它掉到了地上,同时落地的还有一声沈重的呼吸。

年轻的陆军第二摩托化步兵师警备队的士兵二等兵将在他自己的生日那一天被授予烈士的称号,当然,他自己是看不见了。

一柄锋利的刀子插进了他的咽喉,平滑的刀刃刺进咽喉,刀刃压住了声带,二等兵的手被另外一只强有力的手紧紧的摁住,他圆睁着双眼倒下,在他右手的后面5厘米,就是报警器的按钮,但是很可惜,即使他摁住了那个按钮,也不会有任何声音发出,电线在他和来访者交谈的时候就被割断了,一个脸色苍白的亚洲人在地下2米的隧道里切断了整个俱乐部和外部的联系电线。

「他很年轻。」妈妈从驾驶室的后面透过窗户看着我把守卫的屍体拖进了值班室里,她干得乾净利落,地面上没有任何血迹,刀刃插在伤口上的位置是经过精心计算,反复练习的。

现在妈妈要赶赴俱乐部其他靠你了救护车呼啸着开进俱乐部,我端着半自动步枪跳下救护车,我用枪托猛击离我最近的一个医生,他似乎是个外科大夫,身材很高大,他是很幸运的,因为血手直接掰断了他面前那个医生的喉骨。

我们把倒下的人拖进了大厅的值班室,站在前台的护士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还没等她展现意大利女性的高音特色,我已经用加了消声器的手枪击穿了她的前额,大厅里不到5分钟就没有活人了。

「拿上钥匙,我们走。」我招呼他们,「守卫的士兵就交给我。

妈妈到了她的位置没有?」「妈妈已经准备好了。」妈妈用耳机通知我,「我们还有10分钟,我准备去码头了。」「开始。」我说出这个两个字节的英语单词之后,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手錶调到了10分钟的倒计时,我从接待处找到派对的房间和钥匙,我把手枪插在腰带上的尼龙套上,拿着钥匙,一边平端着mp5,他带了两个弹闸,还有战术手电和红外瞄准。

「315。」「不要走电梯,从防火通道上去。」我把笔记本电脑接上了医院的终端,「我关闭了3楼的自动门和电梯,门现在只能从外面打开。

车里的干扰仪30秒后开始工作,3楼的电源也同时切断。

手机无法打出去了,只有用步话机。

我的步话机已经调好了频率,抓紧时间,现在没法和妈妈联系了。

goodlucky。」我冲上三楼,在推门之前,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预先准备的pda,从这上面可以连接到已经控制了终端电脑,我把持了所有的摄像头,经过他的确认,门后面什么也没有。

「走廊里有3个守卫,你们一进门之后左拐就能看到两个,还有一个在313和312之间的厕所,正在朝外走。」数到3,我推开门,没有了电子助力的防弹玻璃门重得像一辆卡车,推开门之后我拔出手枪,我借现场环境掩护着前进。

走廊里的灯还亮着,就在计数器走到30的时候,走廊顿时一片黑暗,应急灯亮了起来,从拐角的那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杂乱无章,似乎不止3个人。

「头,有客人,还有两个人,一共是5个人,他们刚刚去了电梯,现在正在朝我那边走。」我从拐角冲了出来,先扫射了一个小角度的扇面,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在短促的枪声中应声倒地,他似乎只是个俱乐部会员,我用手枪射击两个趴在地上的人,格洛克的子弹贯穿了第一个的肩膀打在地面上,子弹向上反弹之后似乎又穿透了他的腹部,我听到他大声的叫了起来,第二个人在抬起上身的时候被我打到了头部,他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朝上仰了一下就倒在地上了。

我们向前移动,走过趴在地上的受伤的人时候,我朝他的后脑补上了一枪,顿时安静了,我没有去看伤口,但是溅起的血喷到了墙上,还带着白色的脑浆。

「有人,在第二出口,不知有没有枪。」「你怎么知道?」血手问了一句。

「这里有热感应摄像,你们的行动我看得清清楚楚。」「这三个似乎都没有武器……「你去对付那边得那两个,我去房间里。」「遵命。」血手把mp5挂在腰部的挂钩上,从后臀的枪套里抽出两只带消声器的sigp220,「还有5分钟。」我贴着墙走到315的房间门口,妈妈就在里面,一想到她我就有些热血沸腾。

对妈妈,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的手有些颤抖的拿不住钥匙,我想起趴在妈妈的胸口,听她娇喘的模样,我一定要救妈妈出来。

我大踏步的朝着第二出口去了。

我用钥匙拧开了门,门开了之后,我没有马上进去,而是仔细地等待了一会,里面很安静,我把钥匙丢进房间,钥匙在墙上反弹之后掉在地上,小口径突击步枪的突突声响了起来,一共打了3发子弹,对方只是点射,他们没有上当。

地祉发布页我紧张地站在门口,温暖的气流一阵阵地从开着的门口冒出来。

里面是个老手。

,用妈妈来做盾牌吗?从走廊的那边传来了枪声,两声是sigp220的,一声似乎是伯莱塔m92f,之后又是两声sigp220,这次的两声间隔比较长,似乎是狙击手在做「补充说明。」果然,之后狙击手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他似乎把手枪放了回去,因为我听见了他重新拉上mp5的声音。

只剩下2分钟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手雷,我没有拉开引线,而是直接扔进了房间里,手雷掉在大理石地板上弹了一下,滚动着前进,里面的人在黑暗里没有看见手雷的引线,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惊叫,然后是卧倒的声音,我飞快的冲进房间,在墙角有一个人趴着,他也看见了我,我们两人几乎同时抬手,他的半自动步枪原先被压在胸前,就在他努力寻找扳机的守候,我已经发射了两发子弹,一发打在他的右肩上,一发直接击碎了颅骨。

他的脑袋在地板上摇动了一下,就停止了。

窗户没有关上,我藉着微弱的月光看见此人「妈妈!」妈妈惊慌地缩成一团,她的大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光。

她过了一会才看出是我,妈妈不知是喜是悲,她压抑地叫了一声,紧紧地抱住我,我穿着老式的防弹衣,在她的拥抱下几乎窒息。

「你……你来了?我以为你死了……」妈妈在黑暗中哭泣着,温暖的眼泪掉在我的手上,别哭了。

「我来接你走。

快一点,你能动吗?」虽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但是妈妈是吸精鬼而且受过特种兵训练,她坚强的点了点头,「1分钟。」「我背你!快点。」我把妈妈背在背上,一手端着mp5,一手握着sigp220在前面开路。

走到门口时我为电闸早已预先安装炸药。

这里到处是炸药。

红外线引爆。

「我发动了lambo,不是我们来时的救护车,我们很快就驶离了俱乐部。

车子上了高速的时候,妈妈还紧紧握着我的手,她出乎意料的平静倒让我吃了一惊,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握着我的手,两眼紧紧盯着车子的前方。

我想和她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们没有遇到多少抵抗吗?」血手有些不解地问麦克,「那些武装的士兵呢?」妈妈问「正在喝啤酒,我们干掉了两个放哨的,其他的被关在储藏室里了。

「今天晚上够了,我们不是要和吸精鬼猎人全面开战。」车子已经开上了高速公路车子已经开下了高速公路,朝着回家的路回去。

妈妈今天没有穿衣出席派对,身上只有俗称bodytapeproject的纹身及一双银色的短靴,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妈妈就像是古典传说中的女妖一样妈妈把胸膛放在我的面前,我贪婪地吮吸着葡萄色的乳汁,在我舌尖的玩弄下,妈妈发出了连绵不绝的喘息声,紧闭着的大腿相互摩擦着,妈妈撅起屁股,她的下身是一条薄纱的透明丁字裤,带来的强烈视觉冲击在我的脑海里酝酿着剧烈的化学反应,我的肾上腺素把剧毒的快感传导到全身的每一寸角落,妈低垂着头,先是如同哭泣一般低声呜咽着,而两手则揉捏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的指甲在我的卷发里穿梭不停。

我爬上了妈妈的身体,线条健美的两条臂膀把妈妈的手摁在地上,在他的注视下,妈妈如同是被鹰捕捉的蛇一样剧烈地扭曲着身体,每一寸白皙的肉体的扭动都让她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更加动人,我弯腰想要捕捉她的嘴唇,妈妈与我亲吻了。

用一只手控制住妈妈圆润的胳膊,他的手在跌宕起伏的妈妈的乳房上游走,他的手掌紧紧贴在被挤压变形的乳房上,他把龟头对准妈妈的下体,正要寻找插入的洞口的时候,他想了一下,按摩一下妈妈的g点「啊……我要死了,请你……请你好好的干我吧……」我深深的插入了妈妈的阴道,妈妈如同触电一般颤抖着。

下身一阵阵的收紧,妈妈的身体只是抖动了几下就陷入了情感的高潮,我开始准备持久战一般匀速地抽动着,从每次抽插的阳具上,还带着白色的液体,而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就像是老式发动机汽缸工作的伴奏,妈妈尽量把自己的大腿搬开来迎接着我的冲刺。

我健美的背部冒出了汗水,汗水流淌而下,滴在妈妈的肉体上,这个美丽的女人在娇喘中早已达到了好几次的高潮。 第三章今天是我与妈妈结婚3市周年妈妈在别墅内身上只有俗称bodytapeproject的纹身而且每天转换款式及一双银色的短靴、黑色的涩布,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相比女王装bodytapeproject更加混合高贵与妖艳两种气质脸上进行永久化妆银底粉红色的咀唇、深银底粉蓝色的眼线令人想到埃及艳后.我最喜欢妈妈背贴着墙壁我用手扳正妈妈的身体用舌头挑弄着妈妈的大乳头,左右轮流,很快,受到了刺激的乳房变得坚挺了起来,乳头也翘了起来。

吸吮妈妈的乳汁妈妈侧脸贴着墙壁,发出了轻轻的哼哼声「啊……啊……啊」。

把阳具插进了妈妈的身体的时候,妈妈贴着墙,用指甲在我头上用力抓着,几百次抽出顶入,妈妈的俩腿开始颤抖,她似乎有些站不住了。

抬起妈妈的大腿妈妈用手勾住我的脖子,头向后仰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光滑的背上。

我站立着,用强壮的胳膊托住妈妈充满弹性的臀部,妈妈用两条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部,粗大的阳具粗暴地分开两瓣柔软的阴唇,深深地插入妈妈的体内,有如鸡蛋大小的龟头有节奏地撞击着子宫.妈妈扭动着腰,紧闭着眼,身体也前倾地贴住我的身体,一下一下地向上挺着,就好象她在顺着一架梯子往上爬。

「啊……啊……啊………儿子!,我,妈妈永远是你的女人。」妈妈有如梦呓一般地呢喃道。

我一边用结实的胸膛撞击着妈妈的乳房,乳房被挤压着又被释放,有如橄榄核一般的,泛着紫红色光泽的两颗又大又长的奶头翘起,随着乳房的上下跳动而摆动着。

我用力揉捏着妈妈的臀部,奶油般光滑的皮肤上马上现出了红色的手印,还泛着晶莹的汗珠。

他粗大的阳具末端在柔软的细毛丛中抽插,很快就沾满了蜜汁,而变得富有光泽,这醇香的蜜汁流淌着,在我的铁棒一样的阳具撞击下汁水四溅.「我……,安吉拉奇奥,永远,永远……啊……,永远是胡安大人的女…奴隶!」妈妈更加努力地迎合我,如同游泳一般把自己的侗体压在我的身体上。

(这久违的快感!)妈妈在心里念叨着。

马上,她的脑子就转不过来了。

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强烈的甜美的感觉,令妈妈克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接近临界的感觉越来越无法克制,在花瓣产生强烈的收缩感的同时,有如炸弹在体内爆炸,全身的血液都兴奋地沸腾着,从腹部到臀部的肌肉都开始停不住的抽搐,蜜洞内的抽搐,也让张魁的兴奋感更加强烈,越发用力的抽插着。

他全身肌肉绷紧,闷哼着用更大的力量冲刺,然后猛然释放压抑着的能量,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和妈妈阴道里的蜜液互相冲击着,互相交融,肉棒间歇性的收缩,恢复,每一下都让妈妈的感观在颠峰上盘旋,她兴奋得哭了出来。

两人过了许久才趋於平静.我缓缓将妈妈放下,妈妈的脸上泛着满足的红光,眼睛微微闭着。

长长的眉毛在泪光中抖动着。

分明是一个刚刚在情人的怀抱中得到肉欲和精神双重满足的可爱女人庆祝会翼日突然妈妈失踪了,靠探子回报妈妈被囚禁在吸精鬼猎人俱乐部这令我想起3年前我与妈妈结婚的初夜发生的事情,那次绑架令妈妈意外成为不死系世界的女皇。

正当准备母子性交时,忽然听到子弹射穿玻璃的声音,一辆运送男宠的汽车和运送少女的汽车发生炸弹爆炸。

从航拍机的画面看到有几个穿夜行衣的杀手,飞快沖下山坡进入了别墅的内墙,在山顶以及半山腰上,都分佈着观察哨和狙击手幸好没有杀伤力强大的重型狙击枪.

我穿上护具,妈妈仍然穿着在定制白色婚纱只是叫我为她裆部贴上银色涩布。

妈妈解释这套除了是婚纱,亦是一套护甲涩布其实是护阴来我们母子联手抗敌我手中的格洛克17平举射击,两颗子弹有一颗打中了前面那个的脑袋,另一颗则打中了后面那傢夥的肩膀。

前面那个的褐色头发飘扬起来,脑后喷出了血花,就在他倒下去的一瞬间,我看见了在他的后面,另一个人还要后面200米的地方,露出来的长长的狙击枪管。

「砰」的一声,子弹擦中了我的右肩膀,强大的冲击力把我推到了墙脚,格洛克17也掉到了一边。

也是这一下,让我避开了mp5sd3的扫射。

子弹突突的打在墙壁上,但是很快,他就停止了射击。

格洛克17已经暴露在他的视野中了,他放慢了脚步,贴着墙朝我的方向挪动着。

他不确定我是否还有别的武器。

一发精确的射击打在了格洛克17的枪身上,枪跳了起来,飞到了离我更远的地方。

「你们把武器丢出来,要不我就扔手榴弹了。」有人用极为标准的英语说道,「别拖时间,没有人会来的。」我想到了死。

腰带的后面有一把匕首,。

我把他从狙击区拖到了掩护体后面,一颗子弹射穿了我的左侧腹,身上的伤口阵阵作痛,不过血已经基本止住了,我撕烂了这个倒楣鬼放在汽车里的几条毛巾。

把伤口做了简单的包紮,但是背上的伤口似乎比较严重。

因为我能感觉到弹片紮进了肉里很深的地方。

由於失血,体温开始下降,体力也开始急速的流失。

妈妈给我打了一针,身上的伤口不那么痛了,浓浓的睡意袭来,我睡着前,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小手在用毛巾擦去我脸上的血汙,然后用纱布包裹着的伤口,待杀手消灭后用圣手医治我。

妈妈与我正在丛林中摸索着前进着。

我们各自背着一个深绿色的防水背囊,丛林的湿热让妈妈早已汗流浃背。

这帮畜生。

妈妈低声诅咒着。

妈妈小心翼翼地用不知哪来的钓鱼线绑上手榴弹的安全环,两个手榴弹被布条绑在一起,放在草丛里,上面盖了土,还插上了树叶,妈妈把另一头拉到了对面的树上,很快,一道机关就设好了。

妈妈放松的坐在地上,擦了擦汗,妈妈又警惕地站了起来,一手拔出手枪,一手拿着地图.我们听见了汽车的声音。

妈妈看到汽车远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对照指南针研究了一下地图.「从这,往南,有一条公路!」「马上就可以得救了。」妈妈满怀激动地设想着,「想办法搞点钱回秘鲁。

林虎那傢夥不知道怎么样了,可能死了,可能还活着,不过没关系了。

此时妈妈又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小腹升起,我又要向妈妈注射精华了,「如何呢?不如……」妈妈咬咬牙,下了决心。

「我的身体,是没人能抗拒的!」妈妈朝着正南的方向前进,一路上我们不停地挥动着大砍刀,整整一个小时,我们前进了还不到一百米,而体力几乎已经耗尽了。

「不如休息一会吧。」妈妈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把背囊放在身边,喝了点水,很快,她进入了沈沈的梦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妈妈被口渴的感觉从梦乡中带回了现实世界,手臂和脖子,还有衣服不能遮盖的地方,都被蚊虫叮咬而起了红色的疙瘩,有的地方甚至肿了起来。

「该死的!」妈妈用唾沫擦着手上以及脖子上的肿块,想不到新婚之夜遇上杀手我们走到一栋破旧的屋子,到了街上。

所谓的街,不过是一条两边堆着破烂的小路。

这个区曾经是工业区,如今只剩下长满野草的厂区和墙上小流氓的涂鸦.我们飞快的闪身沖进一栋小楼的入口处,呼啸而过的子弹打在地面上,就是我刚才站着的地方。

从高度上判断,是沖着我的头部来的。

妈妈现在要为你治疗,妈妈没有脱下婚纱只是脱掉涩布,开档设计的连体情趣连体丝袜将妈妈粉嫩紧致的蜜穴呈现在了我眼前!妈妈开始自慰「张咀……!要是敢漏一滴到地上,那就踢爆你的一颗蛋蛋……!」妈妈竟然是要在新婚之夜直接将自己的圣水流入我的咀里?一脸兴奋神色的我等待这一天应该等了很久了,跪直了身体,努力的张大咀期待着。

「嗯……!!」稍一酝酿,一股温润的圣水顺着妈妈的阴道飞溅而出,精准的射到了我的咀里.潺潺的流水在我嘴里快速汇聚发出的独特撞击声。

等到圣水在咀里积攒到一半的时候,我快速的吞下,紧接着妈妈的圣水更加汹涌的飞溅而来,妈妈甚至还有意的扭动着纤细腰肢让圣水朝着我的脸上射去,睁大了眼睛贪婪欣赏着妈妈蜜穴的我熟练的迎接着妈妈的圣水赏赐!现在我除了贪婪吮吸着妈妈乳汁,更加贪婪渴求着妈妈的圣水!我的伤势迅速复原,刚刚醒来的我对着妈妈轻柔的呼唤道「谢谢你……!!」
正式开始婚姻生活此时妈妈发觉了我的异样,妈妈白皙的芊芊玉手伸到我的裆部,对着我裆下撑起的大帐棚轻柔一弹,自言自语的轻柔说道「儿子果然是长大了呢……!」话音刚落,芊芊玉手隔着裤子一把握着我那红肿的阳具,眉目间闪过一丝惊喜「没想到儿子的下面都这么大了啊……!」「嗯……!」沈浸在极致高潮中的妈妈,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指尖渐渐地长出粉嫩指甲,对着男人的胸口残忍的抓扯着,放浪的呻吟着!「快……!嗯……!妈妈要吸精了!」我跪地脚尖撑地,妈妈擘开双腿慢慢坐在我腿上.妈妈双手圈住我的腰部,双腿紧挟缠着我的屁股,活像一条大蛇纠缠着我,我的手隔着婚纱将抓住妈妈的乳房,妈妈紧紧的搂抱我,我们母子俩身体的连接处有很响亮的阳具摩擦圣水而发出的哗哗的声音,这就像是响起阳具快速抽插的乐章,我越插越使劲,湿亮光滑的阳具将那被摧残蹂躏的肉唇撑得紧紧的。

过了许久,我精疲力尽地躺着,腿湿淋淋的,不想跟任何人讲话。

完事后妈妈抱着我的头伏在她的胸前让的仔细听到她的娇喘与心跳.我与妈妈已经越过了这道门坎,这是一种最大限度的快乐,我已经完全知足了。

如果我还有力气的话,一定会喜极而泣的。

我敬慕使我美梦成真的妈妈。

我沈沈地睡了过去。

第四章我与妈妈开始透过肉体表达表达对彼此的「爱意」.妈妈用手撑在房间的栏桿上,对着窗外的夜空。

我从背后拥抱着他,巨大的手掌握着妈妈的乳房,我青茎暴起的阳具从后方在妈妈肥嫩的小穴里抽插着。

妈妈翘着屁股,一下一下的迎合着我,妈妈半闭着眼睛,由於些许的疼痛而用牙齿紧咬着下唇。

「宝贝,温柔一点好吗。」「不,我做不到,我太喜欢你了。」我的右手在妈妈的小腹上抚摸着,左手则在左边和右边乳房上来回游走着,我用舌头舔着妈妈敏感的耳珠。

「我很久没碰到象妈妈你这么出色的女人了!」妈妈喘息着,摇着屁股,我的阳具对於妈妈来说,确实是粗大了一些,但是妈妈的阴户具有超乎想像的包容性,粉红色的嫩肉包裹着黝黑的阳具,就象是个防水的橡皮圈似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液体从里面流出来。

我发出了低吼,双手来回地仿佛揉麵团一般地旋转着妈妈的乳房,我的腹部刚刚刮过毛,刺激着妈妈屁股的皮肤,「舒服吗?」妈妈的身体颤抖着,扶着栏桿的姿势,当高潮的感觉渐渐临近的时候,妈妈的腿也开始颤抖起来。

我突然停止了抽插,让自己的阳具停留在妈妈温暖的阴道里,用手扶着妈妈的腰,伸出舌头舔食着妈妈背部渗出来的,晶莹的汗水。

快要高潮的妈妈被我弄得饥渴难耐,她小声的发出渴望的呻吟,一边扭着腰,用屁股向后拱着我的睾丸,我克制着腹部的冲动,继续挑逗着妈妈。

我伸出手,抚摸妈妈汗水淋漓的腹部,我粗糙的手掌在有如凝固的奶油般的皮肤上划过的时候,妈妈的呻吟声渐渐变大。

我的手没有在腹部停留多久,很快,来到了白滑的阴阜附近。

他用手指在挺立的阴蒂上轻轻点了一下,如同打开了某个开关,妈妈的身体强烈颤抖了一下,她有些焦急地加紧扭动屁股。

「快啊,亲爱的,快啊!」「宝贝,我要你好好享受这种感觉!」我又开始了活塞式的运动,只是不同的是,我的动作放慢了许多,我的手指一边在妈妈的阴蒂上轻轻的揉捏着,如同从水晶的盘子里拿起一颗易碎的糖果一般轻柔。

一边轻抚着妈妈的乳头,这轻柔的感觉和刚才在乳房上狂风暴雨般的揉捏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游离在这两种感觉之间的妈妈仿佛是刚刚习惯了在海上颠簸的旅人又回到了安稳的陆地,她想大声的叫,可是从阴蒂和体内传来的暖暖的,让人麻醉的享受感让她仿佛失去了力气一样,她的身体软绵绵的,被我的另一手搂着,妈妈喃喃低语着:「求求你,宝贝,用力些好吗,求求你,宝贝……」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加快了节奏,腹部和臀肉之间发出了快速的「啪,啪,啪」的声音,他触摸阴蒂的手指也更加用力了。

在这变化后,妈妈眉头紧缩,眼睛闭着,刚才还咬紧的嘴唇如今开放了,从内心深处发出了愉悦的叫喊声,身体也伴随着我的身体起伏着,动作逐渐加大,甚至打翻了放在一旁的小几上的,喝了一半的香槟酒。

「哦,宝贝,就是这样,你就是我的蒸汽车头!」妈妈腾出一只手,拿起我还在她阴部骚扰的那只大手,用舌头舔着我的手掌上的粗糙的掌纹,粗大的手指,又把他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着,吻着上面的烟草味道。

我也是大汗淋漓,两人的躯体撞击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有豆大的汗珠掉落在地上。

终於,我感觉到阳具周围的肉壁突然收紧,汹涌而出的温暖的液体充盈着阴道,甚至在抽插的过程中,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而顺着妈妈的大腿流下来。

我按奈已久的冲击波终於在妈妈的体内爆发出来,把滚烫的精液射在阴道内,混合着妈妈的爱液,更加急促地从妈妈的大腿上流下来,两人如同风中的树叶一般摇摆着,发出心满意足的呻吟。

我抽出阳具,妈妈外紧内松的肉穴发出「波」的一声!「啊!」她讚歎着!可是还没有说出口。

就被我堵了回去,我转过妈妈的身体,热烈的吻着妈妈,妈妈也努力垫起脚,吐出香喷喷的舌头,回吻着我。

突然,她敏捷地一跳,用两条腿勾着我的腰,我用手托着妈妈的臀部,两只粗壮的胳膊上的肌肉高高鼓起,妈妈的手在我肌肉发达的背部摸着,还用指甲抓着。

我就这么一边和妈妈吻着,之后我顺着妈妈的脖颈往下吻着,妈妈在我的身体下如同一条蛇一样的扭动着,她的腰弹性十足,一下一下地弓起来迎合我的进攻,我吻着她的额头,妈妈愉悦地呻吟着,当我吸吮的糖果一般的乳头时,妈妈故意放出乳汁,但是逐渐逼近的快感让我们俩都飘飘然,我放慢了抽插的频率,她则喘息着,拍着我的背让我不要放松。

又一阵的热流冲击着我的龟头,我下身一阵抽搐,忍不住的快感一阵阵地沖击着大脑。

我机械地抽插着,在妈妈的体内射了出去。

妈妈的下腹也抽搐着,如同哭泣一般地在我耳边低语着:「胡安,我们终於结婚了。

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我一把从自己的内裤里抽出早已剑拔弩张的阳具,傲然挺立着,试图扯掉妈妈的涩布,却被妈妈一个温柔的动作给阻止了。

「让我告诉你一个成熟的女人是怎么让男人兴奋的!」妈妈扭着腰慢慢的蹲了下来,她放慢了节奏,用那双每个月花费不菲来保养的玉手,轻轻的把握住我的阳具,就像是握着一把锋利的宝剑。

她用脸颊贴着它轻轻的磨蹭着。

「哦,是的。」我摸着妈妈的头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妈妈像是得到了密令一般,她用两手捧着我的阳具,先用嘴唇在龟头上亲了一下。

似乎有点失算呢,妈妈在心里说道。

这傢夥的东西还真是让人有点害怕,味道也不好闻。

妈妈帮无数的男宠做口交,所以没有不很习惯,。

妈妈把我的龟头放进嘴里,用舌头舔了一圈,又吐出来,再含进去,如同品尝夏日里的雪糕一般津津有味的,两只手也没有闲着,玩弄着我的阴囊。

妈妈用舌尖沿着阳具的末端往上一路舔去,在妈妈的舌头作用下,我飘飘然的喘息着,用手拧了一把妈妈的面颊。

「很投入吗?……你这高贵的奇奥夫人。」妈妈更加卖力的吮吸着,连两个睾丸也没有放过。

她贪婪的把头深深的埋到了6号的胯下,如同饥渴的人去舔食树上的果子,我的阳具上沾满了妈妈香水一样的唾液,变得闪闪发光,却变得丑陋无比。

怎么了,似乎又变大了,真是恐怖啊。

妈妈舔了大概有10分钟,可是我除了大口的呼吸就丝毫没有下一步的表示,妈妈徵求性的向上望了一眼,就看到我的脸不再英俊而潇洒,而是变得说不出的狰狞而恐怖。

「你倒是继续啊,为什么停下来?」我粗暴的抓住妈妈的头发,把阳具猛撞到喉咙的深处。

嗯呜呜!嗯啊。

意想不到的冲击,妈妈好不容易才忍住想咳嗽的冲动,伸手想推开我,却被我顺手将妈妈的两条胳膊拉紧,妈妈前倾的身体无法摆脱,肉棒象水壶的塞子一样紧紧的塞在妈妈的嘴里。

妈妈跪在地上,两条粉白浑圆的胳膊被我紧紧抓住,象游泳一样上下挥舞着,用指甲在我的身上抓着,我的腿上出现了几条血痕,可是我毫不在意,而是更加兴奋的把妈妈的小嘴当成了阴道,我脸上带着杀气腾腾的笑容,用力的抽插着,妈妈的脸涨得通红,连呜咽声也难以从嘴里漏出来……这感觉却给她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从来都是如同女皇一样被人高高的捧着,肆意用肉体奴役着男人的妈妈,这会却如同一个被野蛮人俘虏的女奴,被残忍的用嘴为主人服务着,甚至将要窒息而死。

我是个卑微的女奴,我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主人带来快乐。

嘴里这难闻的,粘稠的分泌物也是主人的赐予。

妈妈渐渐放弃了挣紮,而是抱着我的腿,努力扭着腰肢,转着头去迎合我……我把紧紧抓住的手松开了,妈妈顿时倒在地上,筋疲力尽的咳嗽着。

没有完全流出来的精液从她的嘴里流出来,妈妈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当她终於忍住了咳嗽时,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看着躺在地上喘息的妈妈,眼里起了怜悯的神色。

我走到一边,把衣服全都脱下,赤裸裸的从柜子里拿出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浓烈的酒。

「我扶起妈妈,用舌头舔着妈妈的脸颊,然后是脖子,妈妈自己坐起来。

我从脖子继续往下舔着,两个人都站着,妈妈的背紧紧的贴着墙壁,听任我的摆佈。

我用手扳正妈妈的身体,用舌头挑弄着妈妈的大乳头,左右轮流,很快,受到了刺激的乳房变得坚挺了起来,然后吸吮妈妈的乳汁「我的宝贝,你太性感了。」我把妈妈抱在怀里,我吻着雷欧娜的额头,鼻子,然后是嘴唇,妈妈淘气的躲避着,直到两人都倒在了软绵绵的大床上。

我与妈妈在床上翻滚着,一开始,妈妈的身体似乎还有些抗拒,两条颤抖的大腿闭得紧紧的,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们分开。

妈妈的身体的温度开始上升,妈妈娇喘连连,似乎在抱怨我只顾着欣赏,而忘了正事。

我的手在妈妈的身体上游走着,像是在触摸着一件刚刚出土的瓷器,这个精美的宝贝在地下沈睡了几千年,一旦重见天日,焕然一新的又散发出了它固有的魅力我终於完成了所谓的前戏,抱着妈妈发热的身体,慢慢的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了妈妈的身体,妈妈的小穴似乎还有点发涩,但是马上就变得湿润了起来,几个试探性的抽插之后,妈妈的忽大忽小的喘息声让这个简单佈置的,干净的房间变得像是小旅店一样的春意盎然。

妈妈的臀部的肌肉收得紧紧的,小腹也绷着,主动的迎合着圣徒的进攻,白净的,没有一点体毛的阴部散发着湿润的光泽,她的阴道变得润滑了。

不同於其他女人,已经化身为吸精鬼的妈妈蜜穴更加的紧致与粉嫩。

我时快时慢的控制着比赛的节奏,不愿意在上半场就让比赛进入高潮,他还在试探着这具迷人的肉体,不,应该说是引导着。

从妈妈努力压抑着的喘息声中,我感觉到了什么。

我在心里盘算着还能玩上多久,任务完成之后该如何才能让妈妈心甘情愿的为自己不再吸食男宠。

我心里想着这些,动作就慢了下来,可是妈妈的双手却像是锁链一样的缠了上来,妈妈紧紧的抱着我,让我加快动作。

我就故意慢慢吞吞的,虽然我身体对妈妈的肉体压迫所回馈而来的感觉让我飘飘逾仙,可还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感觉。

我要的是彻底的征服妈妈,从肉体到灵魂。

妈妈似乎已经完全的沈沦到了肉体的享受之中,妈妈的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鼻翼也扇着,微微张开的嘴唇像是开了一条缝隙的珠贝。

我的嘴唇和她的相互碰撞着,用舌头掠夺着妈妈,发出啧啧的声音。

我能感觉得到,妈妈的身体变得更加柔软了,似乎没有了骨头一样,可是却蕴藏着比以往还要剧烈的爆发力。

我不太保留的狠狠进攻着,妈妈却似乎承受不了似的,她用销魂的喘息声抗议着。

我才不管这些,我坐了起来,用小腿托着妈妈的肩胛,两手在柔软的乳房上揉捏着,乳头变得坚挺起来,像是两颗小小的弹珠一样。

在我凶猛的攻击下,妈妈几乎要瘫软得扶不起来,她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着,精华源源不绝的流入妈妈体内,阴道内汹涌彭湃的浪潮几乎就要淹没整个房间了。

这是第几次了,我没有数过,当我终於也精疲力尽的射精的时候,怒吼的我倒在了汗水淋漓的妈妈的身体上,巨大的睡意而征服后的满足感让我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完】